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天下彩普通 > 正文

白酒三季报全解析:下一周期酒业将面临怎样的“调整”?

2019-11-17 19:06  作者:admin 点击:次 

  至10月30日晚间,白酒上市公司的2019年三季报出尽,如果说在半年报的时间节点上,已呈现“强分化”的行业趋势,那么三个月之后,“分化”进一步扩大,“调整”已全面显现。

  “调整”是一个中性词,其固然包含部分公司业绩增幅收窄、Q3波动较大等现象,同时应看到品牌与市场策略的调整实施,对酒企带来显著的发展成效,更为后续市场格局的变化,埋下了重要伏笔。

  解析白酒三季报,我们更应该洞察,行业将要面临的是一次怎样的“调整”,以及如何实施更加积极、主动的“调整”。

  2019年前三季度,19家白酒上市公司营收总额达到1816.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7.6%,净利润合计636.1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8.1%。

  去年同期,白酒上市公司营收总额为1545.46亿元,同比增长24.7%,净利润总额为538.82亿元,同比增长30.4%。到今年前三季度,营收增幅减少了7.1个百分点,净利润增幅减少了12.3个百分点。

  尽管营收、净利润均保持了较高水平的增长幅度,但白酒板块的增速调整已非常明显。

  横向比较来看,白酒上市公司当中营收增幅高于平均增幅17.6%者,共有8家,其中增幅最大的是*ST皇台,由于之前基数较小,其营收增幅高达316.44%。其次分别为今世缘营收增幅30.20%,酒鬼酒27.34%,五粮液26.84%,山西汾酒25.72%,泸州老窖23.90%,古井贡酒21.31%,顺鑫农业(含全部业务)20.19%。

  我们从中发现,涨幅超过平均值的8家公司,有六家来自营收榜前八名,而位于营收榜首位的贵州茅台,前三季度营收增长16.64%,在低于平均增幅公司中最为接近17.6%水平线。

  利润方面同样如此,利润增速高于18.1%平均水平的公司共有10家,其中七家来自营收榜前八名,五粮液、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均实现了30%以上的增幅,贵州茅台、顺鑫农业、今世缘涨幅超过20%。

  不仅基数大,而且增速高,从营收和净利润表现来看,在增速调整的大背景下,实则是龙头企业领涨白酒板块的趋势愈加突出。接下来,这种“体量乘以速度”的惯性式调整,势必对固有市场格局带来更大的冲击。

  长期以来,结构升级和全国化布局,是酒企发展的两大“难点”,而恰恰是在行业强分化的背景下,给一部分酒企创造了向上、向外的机会。对增势更加显著的一部分上市公司加以观察,会发现其增长方向趋同,即高端增长和区域扩张。

  观察行业头部,茅台酒在着力把握价格,优化渠道结构的调整过程中,依然实现了538.32亿元的营收业绩,相比去年同期增加74.67亿元,增长16.10%。

  五粮液净利润达到125.44亿元,同比大增32.11%,这显然与第八代五粮液换新上市后带来的销售提升有直接关系。

  洋河方面,尽管公司正处于市场主动调整过程中,但梦之蓝本身的表现仍很扎实。国信证券在其研报中表示,预计今年前三季度,梦之蓝增速在15%-20%之间。

  泸州老窖则在前三季度便实现了国窖1573销售过百亿,在高端市场占据了新的坐标。

  山西汾酒前三季度实现营收91.27亿元,同比增长25.72%;实现净利润16.96亿元,同比增长33.36%。尤其是在第三季度,净利润增速高达53.62%。结构性增长的同时,汾酒全国化布局成效进一步凸显,前三季度省外营收达45.6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50.51%。

  如果说头部企业的表现具有一定的“特殊性”,那么从各个区域代表性品牌身上,我们同样能看到向上、向外的驱动力显现。

  在华北,衡水老白干前三季高档酒(100元以上)营收达到9.6亿元,同比增长22.28%;中档酒营收8.51亿元,同比增长41.23%;40元以下低档酒在产销率达112.44%的情况下,营收为8.07亿元,同比下降1.57%。

  在华东,今世缘的300元以上特A+类产品大增47.66%,实现销售额23.05亿,占总营收比重升至56%;100元以上产品(包括特A+类、特A类)所占营收比重也进一步升至87%。与此同时,今世缘省外市场实现营收2.66亿,同比增长62.32%,根据今世缘官方宣布的数据,山东市场较去年同期增长81%。其迈向全国化的通道已逐渐打开。

  口子窖前三季度的高档白酒收入达到32.69亿元,增长7.50%,同时,口子窖来自安徽省内和省外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7.54亿和6.7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分别为5.285%和20.63%,省外市场增幅明显大于省内。

  在西南,水井坊在高档产品方面实现营收25.41亿元,同比增长达到23.20%,在东、西、南、北、中五个销售区域,实现了11.49%至27.33%之间的普遍性增长。

  舍得酒业前三季度中高端产品销售收入为15.26亿,相比2018年同期的12.85亿,同比增长18.74%,在省外市场实现销售收入11.6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8.14%,

  在西北,金徽酒的百元以上产品由2018年的36.35%,提升至46.60%,今年前三季度,金徽酒在兰州周边实现营收3.41亿元,同比增长15.33%;河西走廊市场实现营收9994.32万元,同比增长54.99%,省外市场实现营收1.63亿元,同比增长65.61%,已超过1.28亿元的上年省外市场营收总额。

  在行业整体增速放缓的背景下,“降速”成为大部分白酒上市公司在今年前三季度表现的一个基本面。但应当看到的是,无论头部企业,还是区域骨干酒企,均在调整过程中提升高端份额,扩张市场边界,从而优化利润比,加深护城河。从白酒行业大盘以及长期竞争的角度看,这部分酒企的优势将持续扩大,拥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主动权。

  关于“调整”的最大悬念,莫过于定性判断,这次会像七年前调整给行业带来大面积重创,还是一个调整节奏、调整方式、如何才能制作一个好的,稳健向好的转型过程?

  事实上,白酒市场的规模性增长已基本结束。数据显示,2019年1-8月,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酿酒总产量508.33万千升,同比增长1.27%,纳入到国家统计局范畴的规模以上白酒企业1175家,累计完成销售收入3602.15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0.98%。

  而从消费层面看,2018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1445家,完成酿酒总产量871.20万千升,按照500ml/瓶计算,当年白酒产量可折算为174亿瓶白酒,全国人均12.5瓶,相当于每人每月可饮用一瓶白酒,考虑到未成年人和不饮酒人群的数量,人均饮酒量或已达到每月3瓶以上。

  在这样一个有限区间内,无论白酒整体还是企业个体,后续发展将更多与消费力的走势紧密相关。

  通过横向对比,会看到白酒营收增长略高于居民收入增长及消费支出增长,某种程度上印证了白酒消费需求的强度。自上一个调整期以来,白酒行业通过营销转型和品牌拉升,极大程度地挤出了市场泡沫与水分,刺激了消费力的增长,这正是良性调整的关键基础。

  作为“蓄水池”,同时也是经销商市场信心的体现,预收账款在各上市公司的情况不尽相同,增加者有之,小幅波动者有之,较大下滑者亦有之,应当如何看待这种差别呢?

  五粮液和汾酒,是预收账款方面表现较为突出的两家公司。五粮液预收账款达到58.65亿元,同比增长140.37%,环比增长34.70%,其在第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8.25亿元,同比增长138.57%,增幅翻倍。

  山西汾酒前三季度预收款项18.41亿元,2018年年末为16.56亿元,增幅达到11.2%,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18.96亿元,同比增幅在449%以上。

  这两家酒企,也正是今年以来“活跃度”较高的行业代表,五粮液顺利完成第八代产品的上市,并有效导入了控盘分利、智慧营销等新体系;山西汾酒在山西省国企改革试点的推动作用下,以“行走的汾酒”等开创性的品牌传播方式,加快“文化汾酒”战略的市场落地。

  包括泸州老窖、水井坊、舍得酒业等增长突出的川酒企业,均在价值传播、消费引导方面,有着非常积极、活跃的表现。

  相对于2012年,尽管现阶段确有库存压力增大的经销商反馈,但需求与消费的增强是客观而明显的。对于白酒企业,本轮调整关键在于能否有效对接市场需求,切割更大消费份额。从三季报的整体分析来看,在品牌提升上做动作,在渠道模式上做突破,在消费体验上做创新的“进攻型”酒企,将获取更大的“调整”红利。

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