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txc8com > 正文

报刊助我成长

2019-11-16 21:53  作者:admin 点击:次 

  “她们看见不远的地方,那宽厚肥大的荷叶下面,有一个人的脸,下半截身子长在水里。荷花变成人了?那不是我们的水生吗?又往左右看去,不久各人就找到了各人丈夫的脸,啊!原来是他们!”这是老作家孙犁《荷花淀》里的一段文字。本来战争是残酷,血淋淋的,到了孙犁的笔下变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那时我已经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了,带领学生学习,一下子喜欢上这篇小说了。

  据说解放后,孙犁曾在《天津日报》文艺副刊供过职。我参加工作时,也就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还有《天津日报·文艺》杂志在国内外发行。等到到征订报刊的时间了,我二话没说,订了全年的《天津日报·文艺》。那时《天津日报·文艺》是双月刊也不贵,我一订就是好几年。这本杂志无论刊登小说,还是散文,我都觉得他的语言富有诗意,充满着浪漫气息。那个时候我开始模仿里面的文章写小说、写散文。后来不知因为什么,这个杂志订不到了,估计停刊了。无奈之下,我又订阅了《散文》。118ls全年历史图库英格兰连续第,《散文》是月刊,里面的作品大气,底蕴很深刻,我也非常喜欢。只是想在《散文》月刊上发表一篇散文太难了,简直是“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编辑几次在《散文》月刊里说,他们的采用率一般都在百分之零点一到百分之一。想象这是什么概念?不要说我初学写作,什么都不行,就是那些名人大家的散文作品怕也是不容易在《散文》上发表吧?

  那时我订阅杂志,好像有喜好,又没有喜好。后来听人说这个杂志好,就订这个杂志。听人说那个杂志好,又改订那个杂志。每年光订阅杂志就有七八种,有时再加上学校领导建议订阅一些专业杂志,有的年份我订阅的报刊都超过了10种。梦之蓝酒最高时一瓶卖到1000多元,亲戚曾送我一瓶梦之蓝。可是我对酒不感兴趣,有一个晚辈到我家来看望我,临走我把那瓶梦之蓝送给晚辈。妻子很心疼地说:“那是1000多元钱啊,这要够你订不少杂志。”我一脸无所谓,告诉妻子:“我喜欢的东西在我眼里最值钱。”在我眼里,我订的那些杂志最值钱。一本杂志看完了,我会码在书橱里,等到年头岁尾了,它们一一到齐了,我就用锥子锥出几个眼,用细棉线订起来,像对待刚买的一本新书一样端端正正地放在书架上,想什么时候翻阅就什么时候翻阅。

  “从一个人订阅报纸,便可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一开始我心高气盛,目标远大,很想像那些大作家一样也能有一天写出震惊中外的作品来,阅读重点是小说,长篇的、中篇的、短篇的一概不拒绝。后来人到中年,家庭有负担了,事业也干得出色了,再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看长篇的东西,也知道我的目标不会现实,那些刊登长篇小说,包括中篇小说的大型刊物我就很少订阅了,有时不得已订阅也只是一种,不像往年那样五六种。现在我订阅杂志,包括报纸有些务实了,或者功利化了,也就是适合我投稿的报刊我就订,否则弃之。我撰写的文章有不少是文史小品,或者关于励志方面的心灵鸡汤。这些文章我就是写到死,也不会在那些纯文学刊物上发表。于是我有不少年已经改订那些适合我投稿的刊物或者报纸。比如《做人与处世》《百家讲坛》《演讲与口才》,以及地方办的晚报或者晨报等。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在地级以上报刊发表1000余篇散文或文史小品,合计100多万字,也加入了协会,这样协会编的文学期刊我是年年订阅的。一是责任和义务,二是能从协会的期刊上熟识更多的作者,便于以后交流、取长补短,完善我的写作。

  “报刊是促进人民的文化和智育发展的强大杠杆。”这是革命导师马克思讲的一句话,我深有同感,我坚持订阅报刊30余年了,脑细胞一直比较活跃,看过的文章有印象,能娓娓道来。提起笔来,做不到文不加点,可一气呵成还有是可能的。当然了作为一名语文教师的我,学生也非常喜欢我的语文课,原因之一就是我能及时把我在报刊上看到的东西拿出来与学生一起分享。

  联系电话 E-mail:地址:鹤岗市向阳区红军路三道街 邮编:154100

更多相关内容